子沐沐沐沐mua

每个温柔的人都应被生活温柔以待

我还有做S的潜质?好端端一姑娘被我整成抖m了?

关于《梦蝶》

可能会有人看不懂(并不)所以我稍微解释一下?

“她”是“我”的性转,只在“我”的梦里出现,但“我”爱上了“她”。

然后梦醒了。

完。

【原创/水仙向】梦蝶

园林初见,惊鸿一瞥。

轻灵,娉婷,绰约——

她与人间的亭台格格不入,她是山间的晨露。


她离开时似乎看了我一眼,又似乎没有。

只有她转身时飘飞衣带上的水纹真切地停驻在我的眼前。


林中再见,一眼万年。

荫为盖,树为榻,她毫无防备地睡在林间。

 

我不敢靠近,只远远望着。

她似是察觉到了我的存在,缓缓睁开了眼。


她起身,轻拨开额前的发丝,含着浅笑望着我。

她的眼睛是那样的熟悉,却从未在我的记忆里出现过。


——我是沐。

她的声音轻灵,柔和。

——我也是沐。

我痴痴地回她道。

——是啊,你也是沐。

她笑了,笑颜令我有些恍惚。


回过神时,她已融入林间的烟雾,不知去处。


再次相见,首次亲近,却是永别。


她一步步向我走来。

我的心跳短暂地加速,随机化为止水般的平静。

他停在我的面前,伸手蒙住我的眼,在我的唇边落下一吻。


她的手松开时,我看到了停在她腕间的蝴蝶。

转眼间,那蝴蝶竟化作活物,转附在我的腕间。

我想去牵她的手,却无法触碰她的身体。

她一点点消失在我的面前。


我向她扑去,却脱离了那个世界,我才恍然发现那不过是黄粱一梦。

可我低头看看,那蝴蝶仍分明地附在我的腕间。


何为梦境,何为现实?

其实哪有什么现实。所谓人生,也不过是一场大梦而已。



emmmmmm月考没考好,手机被收了。

运气好的话周日可以光明正大的肝文,运气不好的话只能偷偷写手稿然后偷偷用我妈手机转文字发文惹。

还好我爸只收了我手机没发现我的女装……

感觉我从一个正经(并不)的文手变成一个日常卖/肉(并不)的照骗了呢2333333333

顺便一提,这几天我缓了缓,情况好些了,只是还是对bl向的车很抵触。所以这周会恢复更新,不过说好的车恐怕还要等很久啦。
恢复更新的第一篇会是绿蓝的《苦竹林》,这周末发。
笔芯,么啾!

是鸭子坐。

入坑第三天,第六次抽卡,第一个五花。
不知道是欧还是非。

小粗腿嘤

那位好像打算这周就把我们筹备的东西发出来。
开始筹划的时候我以为全部弄完的时候我怎么着也有50fo了,于是打算当50fo福利。
谁知道中间出了点事导致我的状态没法写文,停更自然不会涨粉。
无所谓,还是随她吧,反正我一时半会儿是到不了50fo的。
毕竟我需要时间调整一下心态,短则半月长则半年之内是没办法写文了。

真实的假伤(3)
画个快要愈合的伤口。